合川卓尔实验学校
在线老师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周六至周日 :9:00-17:00

爱,教师的职责

发表时间:2018-09-19 14:51

尊敬的各位领导和全体老师:

   大家好!

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---《爱,教师的职责》!

   张玉婷校长说过:教师,是个吃良心饭的职业。

朋友,作为教师,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:爱品学兼优的尖子学生容易---这种爱常常是自然而然地、由衷产生,而对所谓差生就不那么容易爱得起来了。

   你是否留心过生活中有这样的镜头: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学生能获得师生、父母的重视,被爱着;而一个成绩不好的学生则若无其人地被忽略着,爱与他们无缘。

   殊不知,正是这样的学生更需要大家的爱,因为他们有苦恼,甚至自卑。他们的心,有更多需要被人理解的东西。

   当然,爱这样的差生,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,牺牲一些时间,花费一些精力。但是这种爱更有价值,更为人称道。或许这种爱,未必一定能在学习上显出效果来,但是它使人心热,使人不再陷入消沉痛苦,从而产生积极的效果。

   这,我是有着多么深刻的体会啊!

   我是带着稚气踏入学校大门的。记得刚进入学校大门的那一天,我是多么欢喜,因为我也终于拥有了黑板、粉笔、教鞭,有了一大群学生。

   听说做教师最重要的就是威严。于是,为了拉开我年龄上与学生相近的距离,掩饰我性格上的天真、幼稚,弥补初登教坛在教学上存在的许多不足,一句话,为了叫孩子们信服我,我课内课外板起了我本来友善和蔼的面孔。果然,一个月过后,我的弟子们变得服服帖帖了,路上,他们见到我,想笑,但脸上的肌肉扯不开来,颤着嗓音,挤出一句老师好,随即变低下头去,一溜烟地不见了。有时,他们在教室门口嬉耍,只要听说我驾到,便立马散开,回到教室。这种场面,虽然多少使我感到某种隐约的失意与不安,但终究制服了学生,我陶醉在自豪与得意之中。

   然而不久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把我击醒了。班上有位男孩子叫小渝,他学习基础差,经常不完成作业,上课不认真,还爱跟老师作对,而我对他不是挖苦就是讥讽,要不就是板着的面孔。有一次,班上的班干部集体向我反映我们班上阅读课纪律特别差,甚至好几个同学跑出了教室,更有同学趁课间空隙跑出去买东西带去阅览室吃。我顿时火冒三丈,这怎么了得,简直是反了!听到这么多班干部同时反映,火头上的我也顾不得被举报同学的解释,拉过小渝就朝屁股几下打下去。小渝的性子本来就倔,喜欢跟老师作对,看我这般,还不反抗?顺时将我推了一把,便坐在地上耍混,并当着全班用很脏的话骂了我,并吼道:“你…我要你辞职!”虽然我愣了一下,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愤怒,我冷笑着指着外面告诉他:“去!马上去!”他吓着了,不肯动,大家都吓着了,我把他硬拉到了校长办公室。事后,张玉婷校长并没有针对这件事批评我,而是委托尹主任私下找我谈了话,没有责备的词句,没有怪罪的语气。我深刻反思,如果当时我不冲动,问清楚原因,会不会结果不一样,难道就因为他是差生、调皮生,我就没有耐心?小渝来道歉,我站在一个老师的高度原谅了他。晚上去学生寝室,我们坐到一起,他告诉我:“老师,以后打人注意分寸,要问清原因,就算是我真的逃课。”我知道他用词不当,但还是笑了笑,摸摸他的头,“嗯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  记得有一位乡村教师,他没有值得炫耀的文凭,没有一点先进的教学设施,但他有着一颗父亲的心,一双园丁的手,他以无私的爱、彩色的笑、博大的胸怀,温柔的臂膀抚慰着一群有着不同程度残疾的孩子,取得了惊人的成绩。

   我醒悟了:我虽有着他所没有的,但他所具备的则正是我所缺乏的。我若还一味地保住自己的所谓威严,能保证不会出现第二、第三个小渝吗?严峻的教训催我自省,教我悔悟。

   我找回了一度失去了的童心,并将它们跟孩子们的心融汇到了一起。孩子们笑了,活跃了,爱上我了。

   当我用爱的火焰融化了学生心里冰块儿的时候,我像是看到了春苗在萌发;当我用智慧的钥匙为学生打开通向理想大门的时候,我仿佛闻到了百花的芳香;当我生病不舒服时看见孩子们围在我跟前的时候,我好像飘游在爱的海洋;当我享受每次活动第一名,孩子们兴奋地围着我抱着我的时候,我似乎感到青春的旋律在身上跳荡;当我妇女节收到孩子们鲜花和卡片的时候,我宛如喝着一杯玉液琼浆……朋友,听到这里,您难道不感到作为一个教师的欣慰和幸福吗?

   我深深地体会到,要启开孩子们心灵的大门,教师必须付出最大的热情,因为一切最好的教育方法,一切最好的教学艺术,都产生在教师对学生的无比热爱的炙热心灵之中。

   要知道,爱可以化冷漠为热情,化忧郁为振奋,化悲伤为喜悦,化懒惰为勤奋。爱是真正促使人复苏的动力。这种爱每个人应该贡献,每个人应该获得。

   让我们去爱吧,使我们周围充满爱的温馨。切记:他们更需要爱;爱,教师的职责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杨思思